保卫祖国—蓝庆伟对话李勇政

简体中文 English

蓝庆伟:  在从成都出发的时候是否已经知道在罗布泊存在“保卫祖国”四个用砖拼的字?

李勇政:我一个朋友是探险爱好者,之前去过罗布泊腹地,在浏览他的探险照片时,看到了这几个字,在一座巨大的建筑废墟前,听他介绍,这个地方叫新开屏机场,是罗布泊核试验基地联系外部的枢纽。罗布泊,中国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核武器试验都在这区域进行的,包括第一次原子弹爆炸和氢弹爆炸。

蓝庆伟:能否描述一下在现场看到砖拼出来的且带有时间象征的残破的“保卫祖国”四个字的想法与感受?

李勇政:那天是一大早从34团(新疆建设兵团34团团部所在地)进入无人区的,在下午6点半快7点的时候,到了这几个字的前面,置身在夕阳下巨大的军事废墟中,感受冷酷、孤独、悲哀,世界末日的景象不过如此。在之后路途中,见到更多废弃的军事基地,更多的口号,这些口号基本都是关于世界与人类解放的。

蓝庆伟:为什么只选了口号“保卫祖国”四个字,而没有选择其他的?

李勇政:这几个字或许更能和当下喧嚣的现实联系起来。

蓝庆伟:能否具体描述一下当时现场置换的过程与方式?为什么采用“置换”的方式?

李勇政:我从成都带上数量一致新的砖块,在现场与助手一起,用新的砖块置换了旧的砖块。我将所有旧的砖块按照原来的排列方式进行了编号。之所以要置换,是我认为不能随便拿走这些砖块,虽然这里没有人看管,得讲些规则。交换,是我找到的拿走这些砖的理由。

蓝庆伟:“置换”这种方式在你的创作中已经不是第一次,这里面存在着一种主体性的转换,暨你更愿意让更多的成为作品的参与主体,而你更像是躲在一边不断观察的人,使用这一创作方式的想法是什么?是否更能够表达自己的创作?

李勇政:这次置换对于我来讲,是取走这些砖的理由,这些行为只是敞开一个门而已,至于,观众看到这个置换的过程,看到了什么,想到了什么,是否有所引申,不是我特别关注的。那些我没有想到的,这正是我所需要的。

蓝庆伟:你很多作品都注重交换,甚至拿自己的作品交换别人的故事。正如你刚才所说,你这里提到的“这正是我所需要的”是在作品创作方式上的需要还是指什么?

李勇政:我很少解释自己的创作意图,希望自己的作品只是一个起点,我不想设置什么边界,也不能给出一个具体的答案,它是开放的,能引发一些可能性的感受与思考就OK,它所有的意义是在与观众交流中产生的。

蓝庆伟:“保卫祖国”四个字在展览的时候为什么要将砖块放置在金属板上?

李勇政:这些字风化得很严重,很脆弱,有些砖块都已经断成很多小块了,用这样加固方式,利于展示与运输。或我想让这些字“永垂不朽”呢。

蓝庆伟:在《保卫祖国》的录像中,观众可以通过视频看到罗布泊的自然残酷,而这种残酷是否也通过作品在美术馆的展示中的得以让观众体会到?你是否在现场的布置上有这一方面的考虑?又做了哪些工作?

李勇政:是的,我想让大家看到罗布泊,毕竟去的人很少,虽然有很多关于那里传说,在极其恶劣的环境中巨大的军事基地,毁灭性的超级武器,曾经投入过的惊人物力,多少人曾经在这里生存,有着每天的喜怒哀乐,然后一切死寂,这很超现实。我做了4到5个影像,根据不同的展示空间,用不同的呈现方式,让观众从不同的角度的去观看这次行为。

蓝庆伟:罗布泊既是一个自然残酷的地方,更像是一个被遗弃的无人区,《保卫祖国》所呈现出来的则是一种极具反差的生命性——不论是被赋予的还是自身存在的,能否就这件作品所呈现的历史、政治、时间、生命等关键词展开描述?

李勇政:罗布泊位于中国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被认为是“死亡之海”,方圆近十万平方公里没有人烟,就这样一个地方,从大饥荒时期50年代末开始建设,到80年代末,陆续有几十万军人投入到这个核试验场的建设中。到90年代后,国家不再进行核试验,这些军营被废弃。这地方曾经水草丰茂,历史上有着辉煌的文明,现在还能看到3000多年前的太阳墓地、小河墓地、1500年前的楼兰国的遗址,这里也是古丝绸之路的重要路线。我不太清楚怎么去清晰的描叙这里的过去与现状,文字往往缺乏想象力,容易成为一个个没有情感的符号,这里更如幽灵一般,曾经有那么多蓬勃的生命,向我显现着他们的存在,而不是那些大而化之的口号,这些口号如原子弹、氢弹一样只是呈现着恐惧与绝望。

蓝庆伟:对于这件作品的展示方式是否还有其他的思考?比如类似于现场场景还原偏向立体角度的展示。另外有什么样的场景让你记忆深刻?

李勇政:根据不同的展览空间会有不同的展示方式,主要是在影像放映形式上的变化。在这些影像中,有一个视频描叙的是:车缓慢行驶在像刀一样竖立,被盐侵蚀的泥土上,无边无际,记得在那段路上行驶了近5小小时,车胎被划破了两次,在接近天黑的时候,看到一个大坝从地平线上升起,大坝很高,两边看不见头,车到大坝下然后向右转,远处有孤灯在闪耀。这个大坝在罗布泊的边缘,大坝内是150平方公里大的人造盐湖,从地下抽上来的盐卤水,有着翠绿的颜色,靠岸边是冰一样的白。这是那么的不真实,如在世界的尽头,冷酷仙境。这里是政府管理的的中国最大的钾盐基地。

蓝庆伟:在作品实施过程中,有没有遇到过法律等方面的麻烦?

李勇政:罗布泊区域归军队管理,进入的路口有“军事管理区,禁止通行”或“重污染区,擅自进入危及生命”的路牌标示,在罗布泊的边缘,我们遇到过军队的巡逻检查,还好,我是跟随一家需要做产品测试的军工企业进入的。另外,如果要进去的话,需要熟悉那里地形的向导,几台越野车协同,那里有很多的地理陷阱,需要专业的装备与经验。

蓝庆伟:你过往的作品大多简洁有力,像一个小孔成像的装置,你想呈现的东西很复杂,但观众看到的东西很简单,只是一个形体、一条线索或者一个动作,他们观看之后投射到自己心境中的解读又是多方面的。这次的作品在你的审美里面,形式算不算复杂?

李勇政:是的,走进这件作品,需要对罗布泊背景有一些了解,并对当下中国的现实语境有所感受,比如,南海问题,主流舆论中的国家意志、爱国主义以及高涨的民族情绪等等。我想尽可能简单一些,或许这些话题有些敏感、沉重而难以言说。

蓝庆伟:在你这件作品中,我们可以说砖是材料,“保卫祖国”是材料,“置换”的手法也是一种材料,而这三者的直接相加,就呈现出了艺术的结果。这个公式成立的关键点在哪里?在于环境(从罗布泊到美术馆)的改变吗?

李勇政:这一切能成为作品,主要是在于我们的现实,到美术馆只是强化了这个现实,作品只是现实的标本。

蓝庆伟:这次展览结束后,这批砖会如何处理?永久陈列于某处还是拆散收藏?甚至用于又一次置换?

李勇政:不知道,未来事情那里能确定呢,需要看以后触发它再生的契机了。

  2016年3月


保卫祖国

Share:

More Post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