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专稿】李勇政:我们要对自身环境保持敏感,以真实发声

English

【雅昌专稿】李勇政:我们要对自身环境保持敏感,以真实发声

展览海报

2017年2月25日下午3点,“你好——李勇政个展”将在成都当代美术馆开幕。本次展览是艺术家李勇政在成都的首次个展,以“你好”为主题,将展厅中的六件装置作品贯穿了起来。

作为艺术家近期创作思路和方向的归纳,展示了李勇政的六件装置作品,它们分别是《送给你》(2013)、《秘密交换》(2014)、《死亡 我多年的梦想》(2015)、《保卫祖国》(2015)、《嗨》(2015-2017)、《礼物》(2017),其中《嗨》和《礼物》是首次呈现在观众面前,这些作品可以作为一个人在生活中不同维度的呈现。

李勇政的作品没有固定的形态,并强调观众的参与性。同时借助互联网、媒体及新技术等手段来创作,强调参与者的思考。

 

艺术家李勇政

以他此前那件持续了半年时间的互动作品《秘密交换》而言,是想在人与人很难深入沟通的当下,找寻一个契机,以倾诉秘密的方式,将我们的内心打开。“现在我们的信息交流过快,认识他人的途径也更来越多,但好像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很难深入。分享一个秘密或许是一个开始。此外,我们总是在快步向前走,整天都是高歌猛进,被现实和未来所困惑,对过去所遭遇的很多事情都没有去想太多,没有时间回溯过去。我觉得如果能够制造一个契机和自己对话可能会比较好。”

《死亡,我多年的梦想》这件作品源于贵州毕节儿童自杀所留下的遗书中的一句话,这些屡屡发生的社会事件萦绕在李勇政的内心绕不过去。于是他买来喜马拉雅山的天然盐块,在天津塘沽海滩上摆放成“死亡 我多年的梦想”8个汉字,让潮水的冲刷使得盐块融化,回归到大海之中,以自己的方式去完成这件作品。“我需要表达,尽可能开放的表达,并让大家参与进来。作为艺术家,可能我的作品更多的是想提供一种契机、一个起点,让大家观看和进行思考。至于每位观众的解读,可能方向都是不一样的。”

谈及作品的创造力,李勇政认为我们要对自身环境保持敏感,以真实发声,只有切身的感受才是真实的。在他看来,“每件作品对艺术家而言都有着它的寓意,正如一件物品,被制造者制造出来,目的是很简单的,但可能被另外的一个人挪用拿来做其他的事情。艺术更是如此,它是不被定义的。艺术家不需要提供真理,如果艺术家言说的太多,反而使得自己的作品空间变得狭窄。”

 

雅昌艺术网:这次在成都当代美术馆举办的展览是您在成都的首次个展,为什么把主题叫做“你好”?

李勇政:把主题定为“你好”,是与策展人长蓝庆伟一起沟通之后决定的。主要是觉得用这个词可以把这六件作品贯穿起来,“你好”比较中性,包含着很多可以解读的意味,包含着很多可以解读的意味。

雅昌艺术网:这六件作品中有些是之前参加过展览的,还有几件是首次展示在观众面前的。在个展上为什么选择这几件来展示?

李勇政:这六件作品分别是《送给你》(2013)、《秘密交换》(2014)、《死亡 我多年的梦想》(2015)、《保卫祖国》(2015)、《嗨》(2015-2017)、《礼物》(2017),其中《嗨》和《礼物》是没有参加过展览的。对于我来讲,这六件作品可以作为一个人在生活中遭遇到的不同维度的呈现。

 

李勇政 《保卫祖国》 现成品、装置 2015年10月 砖、视频

艺术家从成都出发,往返7000多公里,用砖块将位于罗布泊中心一处军用机场废墟前,用砖拼成的“保卫祖国”四个字置换。

雅昌艺术网:我们从展厅入口处的作品《保卫祖国》开始聊起吧。

李勇政:《保卫祖国》是我2015年10月从成都开车往返罗布泊,在一处军事废墟前用带去的砖块把之前“保卫祖国”这四个字原有的砖块给置换掉的一件作品。那几个字估计是六、七十年代摆放的,那些砖块现在也已经风化了。

雅昌艺术网:当时换砖的行为是被允许的?

李勇政:96年过后那片军事基地就废弃了。

雅昌艺术网:怎么会想到去做这样一件换砖的作品?

李勇政:我有一位探险家朋友,经常会去这些地方。有一天我在他拍摄的照片中看到了那一片军事废墟和这四个字,觉得蛮有意思。

罗布泊位于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东南部,被称作“死亡之海”,非常的大也很荒凉,也很危险,要去到那里,需要熟悉那边环境的向导。作为中国曾经第二大的咸水湖(在20世纪60年代彻底干枯),罗布泊有过很多文明。在历史上有过楼兰古国,还有更为古老的三千多年前的文化遗址,太阳墓地、小河墓地都在这里。60年代,我们国家在那建设了很大的军事基地,并成功试爆了第一枚原子弹。90年代被废弃后,“保卫祖国”这四个字在那个地方更能凸显一些东西。

雅昌艺术网:当时是自己开车过去的?

李勇政:自己开车。当时我们有一个车队,带了摄像师,还有一些技术上的保障。

雅昌艺术网:这件作品之前在哪展过?

李勇政:这件作品之前在银川美术馆展过,在上海也展出过。

雅昌艺术网:呈现形式和这次个展是一样的吗?

李勇政:在银川美术馆展出时是我刚从罗布泊回来,因为风化的特别严重,把这四个字镶在了铁板里边固定住。这次展览,我在现场搭建了一个跟这些砖块原来所处环境比较接近的斜度,并把这些铁板去掉直接摆放上去。旁边播放的视频,包括罗布泊地貌、换砖环境在一天内的时间变化,以及换砖过程的记录。

雅昌艺术网:说到“交换”,其实您之前的一些作品里面都有所涉及。

李勇政:是的。有一些“交换”可能是作品的本身或者一部分,但是《保卫祖国》这件作品中的“交换”更多是基于我个人行事的逻辑。虽然那边已经没有人管了,但我还是觉得采取“换砖”这种置换的形式比较好。因为即使是一片废墟,我直接拿别人的东西在个人逻辑上还是行不通的,还是应该交换。

李勇政 《送给你》 装置 2013年9月至10月 印刷机、报纸

1938年1月11日-1947年2月28日,《新华日报》成为中国共产党在国统区合法出版的刊物,并一直持续至国共内战爆发。艺术家在展览现场设置一台老式单色胶印机,并印刷复制1945年7、8、9、10月部分《新华日报》。现场观众可以随意带走印刷出来的报纸。

雅昌艺术网:顺着展厅我们看到的第二件作品是《送给你》,之前也在A4当代艺术中心展出过。

李勇政:《送给你》是此次个展中唯一的一件在成都展览过的作品,2013年在A4当代艺术中心展出过,当时我是拿了一台印刷机在现场印刷。

雅昌艺术网:这次在现场所呈现的报纸是现成的。

李勇政:报纸是现场的,印刷机也是现成品。现场展示了1945年7至10月份的《新华日报》,每个月选了一张。印刷机也买了更为古老,更接近当时共产党在重庆印《新华日报》的那种印刷机的原型。

雅昌艺术网:您是在重庆的档案馆找的材料吗?

李勇政:没有,是在民间的档案馆。我有一位朋友喜欢收藏那个时期的报纸和文献,我是在他那里看到的。

雅昌艺术网:这类资料呈现出来,国家会不会管?

李勇政:这类似的资料网上很多。

雅昌艺术网:所以《送给你》是想让我们更多的人去了解这段历史。

李勇政:回溯历史在当下是稀缺的。

雅昌艺术网:展厅中有一块独立的空间是属于作品《秘密交换》的,这也是您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的互动作品。

李勇政:这件作品持续的时间很长,大概有半年的时间。我在1998年到2008年之间画了一批油画,并且没有参加任何展览,画画是那十年我个人的秘密。2014年5月底,我在微博、微信上发布“秘密交换”的信息。我将这批画分割了,最小30cmx40cm,每张独立签名。任何人只要给我发一封email,写一段他经历的不为人知故事,字数不低于300字,匿名写也可以,我就送他一幅分割后装好框的作品,同时我将拥有对这些邮件的处置权。消息发布后一个月内我收到231封来信,共16.4万字,后来陆续又收到了100多封来信。

雅昌艺术网:这次您是让参与的观众在封闭的空间以电脑输入的形式,继续交换秘密。

李勇政:如果参与的观众在电脑显示器的窗口中输入自己一个从没有告诉他人的秘密,就可以随机分享到一个别人的秘密。

雅昌艺术网:这次对于“秘密”是没有字数限制的,那观众随便输入什么都是可以的?

李勇政:有不低于40个字的限制,我做了一个玻璃盒子,观众一个人在里面面对电脑,如果他写的秘密是一个非常完整的故事,我可能会放入资料库中,未来跟其他人进行交换。

雅昌艺术网:之前参与互动的那些观众们讲出的秘密真诚吗?

李勇政:我觉得其他人的意图实际上是很难判断,唯一看到的是文本,这些文本对于我个人来说是真诚的。

记得我曾经收到过一封对方写给我的信,最初想到的是换一张画,当他提笔告诉别人自己从未谈及过的秘密时,将那些早已遗忘的,从来没有再去想过的事情在脑海里重新搜寻时,忽然哭了,写完信之后的他又好像和自己达成了某种谅解,有所释怀。可能说的比较鸡汤,但来信是这样的。

 

李勇政 《死亡,我多年的梦想》 装置、事件、行为 2015年9月 盐砖、视频

据媒体报道,2015年6月9日,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茨竹村4名儿童在家中自杀死亡。这四名儿童是一兄三妹,最大的哥哥13岁,最小的妹妹5岁。 6月12日,有媒体披露了哥哥张启刚留下的一份简单遗书。遗书大概内容是:“谢谢你们的好意,我知道你们对我的好,但是我该走了。我曾经发誓活不过15岁,死亡是我多年的梦想,今天清零了!”

雅昌艺术网:您创作《死亡,我多年的梦想》这件作品是源于一个孩子的遗书。

李勇政:是的,当时6月,贵州毕节的4名儿童在家中自杀,其中最大的哥哥,一个13岁小孩写的遗书中的一段话很打动我,他说“死亡是我多年的梦想”。像这样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在更早之前,毕节就出现过5名留守儿童在冬天躲进垃圾箱内生火取暖导致一氧化碳中毒而死亡的事件,那些孩子的平均年龄只有10岁。

好像我们总是被各种事件不断追着走,但每个人会对他认为重要的事情留有印记,而毕节儿童自杀这件事,我一直绕不过去,那段遗言让我久久不能释怀。刚好当时有展览的机会,我便用了我自己的方式去完成。

雅昌艺术网:当时的呈现方式是怎样的,这次呢?

李勇政:当时的现场我做了两次,第一次用了一千多块砖,但是视频拍的不是太好,又重新做了一次。第二次拍摄的规模要小一些,所以那些资料看起来像是在不同的海滩拍摄的,其实是同一处,但是不同的字。天津的展馆有一千来平方,我在每个平方上放一块砖,并让地面不平的美术馆充满了水,人蹚在水中,视频在墙面上播放着。

这次是由大的影像视频组成,我还有一些剩余的盐块,在地面上拼出“死亡 我多年的梦想”这几个字。

雅昌艺术网:就像您刚才说的,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很多东西会被快速淹没,您的作品也许会让更多的人重新思考。

李勇政: 作为艺术家,可能我的作品更多的是想提供一种契机、一个起点,让大家观看和进行思考。至于每位观众的解读,可能方向都是不一样的。

雅昌艺术网:主要是在表达你自己。

李勇政:我需要表达,尽可能开放的表达,让大家参与进来。但是别人能够参与多少,在过程中又是怎样的态度,甚至对这件作品报以怎样的评价,都是我以外的事情了。

雅昌艺术网: 《嗨》这件作品的互动性很强。

李勇政:前两年塑料警察刚流行时,在高速公路上开车的我常常被这些所吓到,开着开着突然前方出现一个警察,吓人一跳后才发现是个假的。不知道这种经验在其他人中间有没有出现过,记得当时媒体用了“某某高速‘惊现’塑料警察”这样的报道,这些突然出现在路口、高速公路旁边的塑料警察还蛮有意思的。于是我在社交媒体上发布委托网友帮助拍摄,道路两旁、建筑前后站立的塑料警察,此后陆续有人反馈我他们各自拍摄的警察,一年时间内,收到来自全国20多个省,不同地方模型照片。

此外,这件作品观众是可以与陈列的模型和展墙上的面具进行互动的。我根据自身的面孔做了一些面具,观众可以带上那些假面具和帽子。并且我在网络上购买了一些站立的塑料警察,脸部的位置是留出来的,像儿童乐园一样,观众可以站在上面进行互动并自动拍照。这种形式十分的轻松,比较好玩。

 

李勇政 《礼物》 互动装置 2017年2月 100炮弹模型、铁轨、推车、VR视频

雅昌艺术网:展出的最后一件作品叫《礼物》,为什么把炮弹模型当做礼物呢?

李勇政:展厅中的这些炮弹模型来自互联网销售平台,被视做辟邪、镇宅的吉祥物进行出售。这些的的确确是礼物,因为我在很多人的家里或者办公室曾看到过,当时还觉得蛮奇怪的,此后得知具有镇宅辟邪,逢凶化吉之用。这与中国传统的在家里放一把剑,门口贴个门神,从本质上是一脉相承的。“炮弹”从战争的武器转化成了民间的吉祥物,我觉得蛮有意思的。因此,我把这些模型放在手推车里,在现场做了一条铺着红毯的轨道,观众可以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戴上VR眼镜,将手推车从铁轨的一端推至另一端,在互动中让观众体会另一种环境和更大的思考空间。

雅昌艺术网:红毯、炮弹,会不会让人进行政治方面的联想?

李勇政:艺术家会有自己的一些想法,但观众的解读更重要。

雅昌艺术网:您创作的很多点都是从社会实践或者是身边的一些感受、体验中而来。

李勇政:我们要保持敏感,对真实发声。只有身在其中,所面对的一切都是跟我的身体、思想有着直接反映的东西,才真真切切的。真诚在我的作品这种是必不可少的,不然就没意思,不好玩了,那还不如干点别的事儿。

雅昌艺术网:互动性、延续性,包括像您此前的作品《传递一块砖》当中所生发出来的东西,也是您作品的部分。

李勇政:对。我觉得这些都有着它自身存在的逻辑和生命,在延续的过程中,可能每一个人都在不断地“再创造”,这就变得非常有趣了。就像那块砖一样,可能某一天,突然别人不再继续传递,不玩了,那这种死掉也是正常的。

雅昌艺术网:所以《你好》这次的个展算是您阶段性创作的呈现?

李勇政:至少是我这两三年来创作思路和方向的归纳。以后的创作中,可能我还是会去找一些触动自己,感兴趣的点来做。

雅昌艺术网:您经常会去旅游,那么旅游是给您的创作带来启发的方式之一吗?您还会从哪些方面获取。

李勇政:我喜欢到处走,对陌生的地方有兴趣。,陌生感往往是我创作的源泉,还有阅读,这些最终是充盈你的对世界的看法。

 

Share:

More Pos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