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曦云对话李勇政——一块砖漂流记

简体中文 English

杜曦云对话李勇政   一块砖漂流记

时 间:2014年2月19日至4月4日 /  方式:微信

杜 : 在经商的同时,为什么要做艺术?

李 : 主要是下班后没事找事做,正如很多人喜欢跳舞唱歌,喜欢打麻将等。当时并没有觉得在做什么艺术,在我独立创作很多年里,基本与艺术圈没有来往,也没参加什么展览。

杜 : 艺术带给你的是什么乐趣呢?

李 : 没有感到什么特别的乐,也没有什么不好。现在看来,做所谓的艺术,对我来说是顺手与自然的,就该如此。

杜 : 这几年你关注的问题有明显的变化吗?艺术手法方面呢?

李 : 没有多少变化,那些与我相遇的现实,还有野草般生长的内心。几年前做东西,总是希望做得更象当代艺术,或者容易被别人理解为是当代艺术作品。现在无所谓了,怎么能去定义一件正在发生的事情呢?是不是当代艺术,是不是艺术,我现在基本不想这些问题,没有具体的艺术手法,什么都可能成为做这些东西的手段。

杜 : 与你相遇的现实,让你内心有安全感吗?

李 : 来自现实的危险是实在的,我很早以来就能感受到。不过更多的情绪反映可能来自敏感的神经,要习惯这点,没有一劳永逸的解决方法,我能从中找寻乐趣。

杜 : 目前你感兴趣的是什么问题?

李 : 很多了,比如云计算,大数据对具体生活的影响,4G、5G是否会颠覆互联网使用习惯,虚拟社区的兴起是否能导致主权国家的没落,量子物理与佛教之间的关系,没有法治保障的反腐是否会导致更严重的极权,房价今年的走势等等,当然还有每天遭遇的具体事情,我都有兴趣去了解,并及时回应与处理。

杜 : 你如何看思考、艺术表达、实际行动的关系?

李 : 思考能让时间自然过去,又不需要为浪费的时间感到不安。我很少想过艺术表达的问题,所有的表达都可以是艺术表达。表达就是行动。

杜 : 思考和行动是不同的,行动难以言说。你的体会是什么?

李 : 尽可能的知行合一。如果说一套,做一套,信仰一套,行动一套,那么你获的知识与所有的思考,对你来说仅仅是一个他者。太多人总是喜欢讲策略,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结果往往走到他希望的反面。

杜 : 可以放在当下的语境中具体谈谈吗?

李 : 你在成都A4艺术中心策划的“2013年A4青年艺术家实验季第二回展”中,我做的那件作品《送给你》,用老式印刷机,印刷1940年代在国统区出版的新华日报,上面很多文章,谈自由,说民主,让当时很多热血青年为之奋斗与牺牲,可70年过来了,现在这些主张,在当下却成为了敏感词。史景迁在谈孙中山时也讲“很多革命者在纸面上或未成功之前,他们满口民主、自由、宪政。但是一旦进入实际操作阶段,专制、独裁、党同伐异等各种阴暗手段又会被同一人熟练的调用出来”。不论是一个团体还是个人,如果总是把知识当成一种策略来使用,那么所有谈的东西都会如浮云飘过,甚至成为现实的毒药。即使不谈那些宏大或已经远去的东西,在当下做事,需要熟悉相应的潜规则,很多时候这些东西与个人的价值观是相背离的,平时我们讲的道德、良心、公平、正义,做事起来,又多少人去真正的考虑呢?

我不是鼓励去践行一种抽象的道德或理想,而是希望,个体从自身出发,把知识通过思考,转化为一种可靠地行动指南,思考与行动就是一页纸的两面,那么知行合一就成了一种真正的实践。

杜 : 以你的个人体会,为什么有些人“一旦进入实际操作阶段,专制、独裁、党同伐异等各种阴暗手段又会被同一人熟练的调用出来”。他们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李 : 不是有句俗话吗?“满口的仁义道德,满肚子男盗女娼”。说一套做一套,我们有这传统。把自己置身在某个道德高度,能满足自己的精神洁癖又能忽悠别人。我们的传统与教育都有很大的问题。所以,除了期待制度建设之外,改变只能从每个个体开始,从自己真实境遇出发,从小事出发,一点一滴个人独立努力。

杜 : 你体会到的“当下的潜规则“主要是什么?

李 : 一旦能说清楚的规则,就不是潜规则。一个通晓潜规则的大师,需要经验,直觉与厚颜无耻。

杜 : 《乌坎之砖》在不同地方、不同人之间传递,每个人对它的态度和处理方式都不一样。你从中感受到了什么?

李 : 乌坎之砖最有趣的地方也在于此,每个传递者对它的不同态度与处理方式,传递者与这块砖的互动与再创造,引起网络上的讨论并开始一个个话题,延续这个很快成为历史的事件对大众的影响,就已经足够。我对乌坎事件的看法已经变得毫不重要。

杜 : 你从《乌坎之砖》中感受到什么问题了吗?

李 : 乌坎的事情成为了一场公共事件,在微博上被人广泛的讨论。我想用自己方式加入到这场讨论中去。通过互联网传递什么东西的想法,在乌坎事件出来以前就有,当时想找一件特别没用东西,来传递,没有价值,也没有象征性,仅仅是为了传递而传递,正如很多人用微博、微信这些移动互联网的工具一样,沟通与表达就是目的,不在于一定得做出什么大事情。在我看来任何表达在网络上传播与复制,总有其超越初衷的意义自然而然会显现出来,这也是我对互联网带来的艺术变化有兴趣的地方,我不太相信那种一成不变的美的东西,也不相信那种号称具有根本的精神性的绝对形式,没有一种形式比另一种形式更高级,所谓的精神性一定得在人与人的交流中,具体事情的遭遇中才可能显现。或许,如这块砖。

杜 : 这块砖,你抛给别人后,就不准备再管了?

李 : 是的,他怎么与这块砖互动,或怎么处理,实际我是没有办法控制的。不过,我寄给第一个人的时候,我会发与他几个条件,比如,他必须再传给下一个人,不能完全损害这块砖等等。同时,他也需要将这些条件发与他需要传的人。

杜 : 目前,有人破坏你设的这几个条件吗?

李 : 也算有吧,我并不是太在意,这块砖应有他自己的命运。比如它被放入电窑里烧了16天,支离破碎。后来又被其它人用中国传统补瓷器的方法,重新修复。每个接到砖的人,都有不同的态度,我不想干涉他们。

杜 :如果有人毁掉或扔掉这块砖呢?

李 :不在了或毁掉,这也是一种结局。

杜 : 通过这块砖的遭遇,你怎么看当下的“民主观”?

李 : 其实在震耳欲聋的主流话语的权力下,个人的观点与意见显得太没有重量了。最好是能通过一些具体的事情去践行自己的价值观,从小事出发,各自努力。所有冠冕堂皇的东西,只有从具体的行动中才能呈现出来。

杜 : 你准备进入现在的展览、销售体制吗?

李 : 这块砖在2013年6月暂停了传递,一个原因就是参加在威尼斯的展览。当然,这件作品如果能够销售或被美术馆收藏,我个人没有意见,不过这件在我看来,是所有传递者共同创作的,网络上出现的任何与之相关的讨论,我都视为是这件作品的一部分,所以要征求传递者的意见,是否销售,如何分配或处置所售钱款等等。

杜 : 移动互联网,是技术的巨大变革,你觉得艺术会有哪些新的可能性?。

李 : 在20年前,就开始讨论互联网对于企业影响,当时有个说法,所有的企业都将是互联网企业,事实证明这句话是对的。在当下有竞争力的企业,如果不是以数字化形式显现存在状态的企业,就是通过数字化改造,所建立的全新的制造、管理与销售模式的企业。我想,移动互联网对于当代艺术家影响,也将如互联网对企业影响一样。一种纯粹存在于移动互联网的中的虚拟的艺术形式,会越来越多。另外,当代艺术中的传统形式,也必然以移动互联网为主要传播与交流的载体。数字化对当下的艺术影响,将显得更为迫切。自媒体的兴起,去中心化、权力分散,集权的艺术。

数字化对当下的艺术影响,将显得更为迫切。自媒体的兴起,去中心化、权力分散,集权的艺术观念与大师时代的终结。“每个人都能成为十五分钟的明星”快速的,不受地域、时间、空间的限制传播将成就很多人成为短暂的炫目的明星。职业艺术家将等同于手艺人,创造性的行为会在其他各行各业中呈现,艺术将成为很多人的生活实践。

自己的价值观,从小事出发,各自努力。所有冠冕堂皇的东西,只有从具体的行动中才能呈现出来。


传递一块砖   互联网中的艺术:传递一块砖 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来临,对人类生活方式的改变是革命性的,艺术也概莫能外。摄影术的出现冲击了古典艺术,让现代主义应运而生。

Share:

More Posts

发表评论